2019年A股遊戲併購超600億高溢價對賭后遺症浮現

100

   1月27日,擬33億元收購兩遊戲公司的*ST海龍大幅震盪後封漲停,成爲資本市場焦點之一。而盤點2019年A股市場上市公司因併購等沾上遊戲概念,致股價持續上漲的不在少數。比如掌趣科技、凱撒股份通過增發同時併購多家遊戲產業鏈公司。

 

  而經過前期併購後,如今遊戲行業增速顯著放緩。同時,高溢價對賭后遺症浮現,尤其是前期展開高溢價併購的遊戲公司正面臨並表利潤與商譽雙減值的風險。爲此,記者展開調查,爲讀者剖析遊戲行業現狀。

 

 

  剛剛過去的2019年,A股市場的網遊概念股持續受到資金追捧。同時,上市公司收購遊戲類企業的熱情也日益高漲,高溢價併購方案頻現。

 

  記者統計發現,縱觀2019年A股的遊戲公司併購市場,涉及金額超600億元。對比來看,2019年遊戲行業涉及的併購交易金額僅爲188億元,2019年爲253億元。此外,2019年可謂是遊戲公司在新三板匯集的一年。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在新三板掛牌的遊戲公司超過30家,其中研運一體的遊戲公司占到,發行運營的占25%。

 

  多位分析師表示,隨著資本寒冬到來,2019年下半年遊戲企業日子難過,而遊戲行業本身具有早期投入高、回報周期慢的特點,對於遊戲公司來說,掛牌新三板無疑是一個較好選擇。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穩定的訪問,親愛的讀者們,趕緊把我記下來吧:(全小說無彈窗)不過沒關係,與可能的收穫相比,這點勞累不值一提。真靈之血,他絕不會放棄,就算是大海撈針,也一定要將它找出來地。與此同時,林軒正坐在一茶樓里。www.ttZw.com趕了這麼久的路,他也有些累了,正一邊悠閒的品茶,一邊閉。

  與此同時,2019年遊戲行業增速也進入「換擋期」。《2019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指出,中國遊戲產業規模增速放緩,缺乏新增長引擎。在上市公司併購案例中,高溢價併購的遊戲公司正面臨並表利潤與商譽雙減值的風險,移動遊戲弱周期屬性開始刺破高溢價氣球,高估值的併購模式後遺症浮現。

 

  中概股回歸占半壁江山

 

  記者統計發現,從2019年A股的遊戲公司併購情況來看,中概股回歸占了半壁江山。例如,世紀華通134億元收購中手遊以及主攻國際市場的點點通;巨人網絡131億元借殼世紀遊輪。

 

  深圳一家券商投資併購部門的負責人對記者表示,「2019年,上市企業併購遊戲公司的金額在大幅增長,併購方式也更激進、複雜,市場開始出現『1+N』的併購方式,如掌趣科技、凱撒股份通過增發同時併購多家遊戲產業鏈公司。遊戲公司併購失敗案例也在增加,德力股份、友利控股、金盾股份等多家併購胎死腹中。」

 

  據記者了解,在A股上市公司併購遊戲企業案例中,溢價多在20倍以上。如凱撒股份收購酷牛,溢價27倍;天舟文化收購廣州游愛,溢價20倍;中南重工收購深圳值尚互動,溢價23倍;科冕木業收購雷尚科技,溢價27倍。再如電競遊戲公司英雄互娛,華誼兄弟參股給出溢價795倍的估值。

 

  「相比2019年,總體上公司併購冷靜了一些,但相比海外遊戲公司估值,中國遊戲公司價格至少高出2~3倍。」上述券商人士分析稱,造成這種差距的主要原因是A股公司PE較高。

 

因爲,對於姜明遠所說的不能動用神識的理由,姜雲能清楚的分辨出來,那根本就是假話!就算無量城中有靈族能夠察覺到自己的神識,但怎麼可能,僅僅憑藉著神識,就能知曉神識主人的身份,知曉自己不是靈族,而是人族!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誰還敢隨意動用神識!姜雲收回了看向姜明遠的目光,轉而擡頭,重新看向了無量城所在的方向,喃喃的道:「這姜村,有古怪啊!」

  同時,遊戲概念繼續成爲傳統產業上市公司轉型的主要方向之一。A股網路遊戲概念股數量從2019年的15家,增加到2019年的37家。比如,生產農藥、獸藥的升華拜克以16億元的價格收購成都炎龍科技100%股權,遊戲業務成爲其戰略轉型的重點方向;中南重工以億元收購值尚互動100%股權,主業繼續向文化娛樂轉型。

 

  在併購趨勢上,「泛娛樂」概念越來越受到資本青睞,遊戲產業橫向併購開始向縱向延伸,即打通遊戲與影視、動漫、文學等文化娛樂行業的產業鏈條。比如,奧飛動漫收購「有妖氣」動漫網站,掌趣科技通過參股二次元門戶網站——站),以及凱撒股份收購杭州幻文等。

 

  除了併購外,由於門檻相對較低,遊戲公司還積極掛牌新三板尋求融資。據記者統計,截至2019年12月底,新三板掛牌公司達5129家;其中,12月掛牌的公司達675家,相關遊戲類公司有14家。

 

  新三板分析師毛雲傑告訴記者,從數量趨勢看,掛牌公司數量的確呈迅速增長趨勢,原因可能是股改系統改進後,簡化了上市流程。

 

  「對賭遊戲」後遺症浮現

 

  與此同時,「對賭遊戲」在併購過程中不斷上演,多家遊戲公司採用了對賭方式。激進者如華誼兄弟,在參股英雄互娛的同時,英雄互娛向華誼兄弟簽訂對賭協議,前者2019年扣非後淨利潤將不低於5億元,此後每年業績保持同比20%的增長。

 

  事實上,2019年的遊戲公司併購潮同樣存在「對賭遊戲」,如今其後遺症已開始出現。

 

  以中青寶爲例。2019年,中青寶曾發起多筆遊戲公司併購案例,其中以收購美峯數碼、蘇摩科技最爲典型。根據中青寶與美峯數碼、蘇摩科技的對賭協議,2019年業績承諾的完成率僅分別爲和,遠未兌現承諾。中青寶對美峯數碼2019年業績預估爲1000萬元。

 

  手遊龍頭掌趣科技也面臨多家收購標的對賭不及預期等狀況。2019年,掌趣科技收購玩蟹科技、上游信息並簽署對賭協議。財報顯示,2019年,玩蟹科技淨利潤億,低於協議目標的億元;上游信息淨利潤億元,不及億元的利潤預期。

 

  一些行業人士認爲,高估值併購方式在A股逐漸行不通了,相關公司業績低於預期,與行業增長遇到瓶頸有關。隨著移動終端的普及,移動遊戲的市場規模已趨於穩定,全行業難再出現從無到有的幾何式增長。

 

  深圳一家券商TMT分析師對記者表示,「從業績上來看,這些被併購的遊戲公司完不成對賭業績,是由網遊行業的生命周期等特點所決定的,即網遊尤其是手遊的弱周期性決定了產品利潤回報不可持續。」